产品展示/ Products



联系我们/ Contact us

服务热线:0757一86446495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0757一86438021
公司传真:0757一88571232
手       机: 13902813375 杨先生
手       机: 18927797238 冯先生
地址: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罗村大道
中33号

资讯中心

报告:规模以上制造业对粤发展后劲贡献最大
2016-1-19    :    4
报告:规模以上制造业对粤发展后劲贡献最大
            广东在全国究竟排名第几,广东发展后劲究竟来自哪里?12日,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发布《2015年度广东区域综合竞争力报告》。《报告》认为广东的综合竞争力在全国东部地区排第五,位列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江苏之后。其中规模以上制造业对广东发展后劲贡献最大,发展后劲也最大。专家认为,当前广东的创新存在投入产出不匹配的情况,下一步关键要提升创新性价比。

    经济特征:

    与智慧经济距离巨大


    《报告》认为,目前广东人均GDP虽过万美元,但经济发展仍处在工业化中期。数据显示,2014年,全省高技术制造业总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比重26.77%,但其增加值率仅仅为22 .10%,比全省工业增加值率低0 .3个百分点;规模以上先进制造业增加值率为23 .34%,比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率(23 .55%)低0 .21个百分点。

    省社科院区域与企业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、研究院丁力认为,数据表明,目前广东的“汗水经济”特征明显,与工业化后期所要求的智慧经济距离巨大。

    区域差异分析:

    15年来粤东西北占比变化不大


    《报告》认为,随着“双转移”的深入推进,振兴粤东西北战略的稳步实施,广东区域发展差距扩大的趋势有所抑制,但周边地区总体落后的格局并未得到根本性突破。

    从广东GDP的地理集聚度看,2005年GDP最大的前2个市所占比重为46 .28%,2014年再次上升到48.25%;从广东GDP区域构成看,2000-2014年,15年来粤东西北在全省经济总盘子中的占比变化不大。

    发展后劲分析:

    规模以上制造业后劲最大


    《报告》分析,近年来,广东综合竞争力继续保持上升势头。稍弱于江苏,但比浙江与山东两省强。2013、2014年广东在全国东部省市综合竞争力的排序均为第5位,排在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江苏之后。

    《报告》指出,广东2014年、2015年前三季的发展后劲主要来自第三产业。第三产业对综合发展后劲的贡献从2005年的44%提高到2014年的49%和2015年前三季的51%;第二产业的贡献则呈现逐年下降态势,由2005年的50%下降到2014年的46%和2015年前三季度的44%;第一产业的贡献多年来一直维持在5%的水平。

    如果从行业看,规模以上制造业对广东发展后劲贡献最大,且发展后劲也最大;其次是传统的批发和零售业(11.9%);房地产业(但2014年的贡献度有所下降);金融业(不论是贡献度还是自身产业发展后劲都处于上升趋势);建筑业、规模以上电力、热力、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。

    此外,从需求侧分析发展后劲及其贡献,投资是广东近年发展后劲保持的最大贡献者。投资对广东发展后劲的贡献从2005年的37%一路提升到2014年和2015年的42%,上升了5个点。

    出口的贡献,从2005年的14%,到随后几年的大幅提升,但2014年、2015年下降为9%和8%,下降了5个和6个点。消费端的贡献,对广东发展后劲的贡献度2005年是51%,2014年、2015年分别为49%、50%,比2005年下降了2个、1个点。

    焦点

    创新投入产出不匹配:提升创新性价比


    《报告》认为,广东目前仍处在工业化中期,这是经济转型、产业升级时期。创新是关键、是重点也是难点。

    从数据看,广东2014年全年R&D经费支出占GDP比重为2.4%,区域创新能力综合排名已经连续7年位居全国第二;技术自给率为71%,接近创新国家(地区)水平;有效发明专利量和PCT国际专利申请量保持全国第一,其中后者占全国比重超过50%;知识产权综合发展指数、保护指数和环境指数均居全国首位。但数据同时显示,广东的创新还存在投入产出匹配问题。

    丁力指出,当务之急不是简单创新,关键要提升创新性价比。“有些创新也是创新,但创新带来的收益,抵不过创新成本的增加,对企业提升竞争力是没有好处的”。

    林江则强调,要更关注体制机制的创新。“机制体制的问题不解决,会制约创新效率。”

    “深圳的创新是被市场逼出来的,不是被政府推出来的。”曲建谈深圳经验时说,深圳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就开始琢磨转变经济增长动力。供给侧包括劳动力、资本、教育、科技、制度创新5个动力。深圳正在经历由前两个动力向后三个动力着力挖掘中。“这三个综合要素,对经济的推动力已呈现向上的推动力”。

    此外他指出,宏观层面,政府发动和整合资源的能力强大,但政府发动的创新,调控不当可能让供给远大于需求。“若各级政府一哄而上奔向这个方向,再好的东西都可能变剩”。而从微观层面,他指出政府的个体官员要认清,政府官员不是社会创新的主导者,创新的主导者一定是企业、产业、个人。
  • 8cef2b41-eb7c-4bac-b0b0-64545b4ad152
  • 1
  • 5c031694-377c-4685-8894-68f472fff0a4
  • 228
最新资讯/ News